<var id="hnj5j"><dl id="hnj5j"><progress id="hnj5j"></progress></dl></var>
<menuitem id="hnj5j"><strike id="hnj5j"><progress id="hnj5j"></progress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hnj5j"></var>
<var id="hnj5j"></var><menuitem id="hnj5j"></menuitem>
<cite id="hnj5j"></cite>
<cite id="hnj5j"><strike id="hnj5j"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hnj5j"></cite><menuitem id="hnj5j"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hnj5j"><dl id="hnj5j"></dl></menuitem>
<var id="hnj5j"><dl id="hnj5j"><listing id="hnj5j"></listing></dl></var>
<cite id="hnj5j"></cite>
您的位置:正文

冬凌仙草

2020-07-17 11:19來源:濟源網-濟源日報責任編輯:薛芳芳

  《紅樓夢》里,有一株絳珠仙草,將要枯死之際得到神瑛侍者以仙水精心澆灌,后投胎轉世為一玲瓏少女,決心以眼淚報答恩人。這便是時常“淚光點點、嬌喘微微”的林黛玉。

  老家西北部的太行、王屋山區,也生長著一種仙草。冬天里,其干枯的草莖上結滿薄如蟬翼的冰凌花,在眾草木中獨樹一幟,神秘莫測,因此被家鄉人稱作“冬凌草”或“冰凌草”。

  按說愚公故里的奇花異草數不勝數,怎么輪得上小小一株不起眼的冬凌草稱仙呢?這還得從藥王孫思邈說起。

  傳說孫思邈曾在王屋山一帶行醫多年,最早發現冬凌草在寒冷的冬季結滿冰凌花的奇觀。一日,孫思邈在山間采藥時遇一只斑斕猛虎,猛虎因喉有腫塊、無法吞咽,遂跪地求治。孫思邈嘗試用冬凌草汁灌之,虎速愈,甘為坐騎。孫思邈此后名聲大噪。山間民眾有咽疾者,飲此神草莫不痊愈。

  傳說難免有牽強附會的成分,但也并非沒有一點影蹤。至少,民間關于冬凌草清咽利喉、消炎止痛、清熱解毒的功效,有口皆碑。

  記得多年前的五一節,我與朋友一行去老鴉寨,采摘剛發芽的冬凌草。那是我第一次邂逅鮮活的冬凌草。之前承蒙老家親友的饋贈,每年都能喝到純正的苦中帶甜的冬凌茶水。

  我們從山腳往上攀登,用去一個半小時才勉強在寨頂背陰處找到一小片冬凌草。冬凌草的嫩芽有點像榆樹葉,色澤蔥嫩,褶皺分明,像巧手捏制的絹葉。掐片小葉子捻一捻,聞一聞,馬上就有奇特的清涼氣息竄入肺腑,然后彌散在腦際。

  然而,因剛長出的冬凌草葉子太小,只有小指頭肚兒那么大,所以采了半天,也沒蓋住兜子底兒。

  等到我們直起腰,準備返程時,卻有從老鴉寨頂燒香下山的老伯告知,春天的冬凌草還沒有氣力,到了秋季,連葉帶莖拿鐮割回去,曬干,煮水喝,藥效才好得很。

  難怪親友贈送的總是連莖帶葉的冬凌草,曬干后呈褐色。雖看起來亂蓬蓬的,品相不太好,但卻是采當其時,能準確無誤地發揮應有的作用。

  又因冬凌草味苦,所以從不怕生蟲。一袋子冬凌干草在角落里存放經年,什么時候拿出來都勁道十足,不失其苦。

  家鄉的父老鄉親們習慣于把冬凌草泡的水叫冬凌茶,就像他們口中常念叨的野菊花茶、蒲公英茶、毛毛眼茶、柳葉茶一樣。他們甚至把煮面條的湯也叫“面湯茶”,把燉雞蛋的水也叫“雞蛋茶”。

  老家人這么愛茶,不知是不是受了唐朝好茶成癖的茶仙盧仝的影響?我們這位老鄉的《七碗茶歌》中,應該包含冬凌茶的味道吧。閑來不妨體驗一下玉川子品茶的妙趣:

  “一碗喉吻潤,二碗破孤悶。三碗搜枯腸,惟有文字五千卷。四碗發輕汗,平生不平事,盡向毛孔散。五碗肌骨清。六碗通仙靈。七碗吃不得也,唯覺兩腋習習清風生……”

  冬凌茶性寒,除脾胃虛寒的病人、年老體衰的老人及三歲以內的幼兒不宜飲用外,適用于絕大多數人群。

  無論是陽氣升騰的春夏,還是萬物蕭條的秋冬,冬凌茶都不愧為一味滋陰潤燥、清熱解毒的好茶。

  清晨,煮一壺冬凌茶水,讓它慢慢晾涼。那琥珀般誘人的色澤,那五分微苦中蘊含的一分甘甜,那流過嗓子眼兒時清溪般的舒爽,足以對抗春季的沙塵與盛夏的高溫。

  冬夜,一家人圍爐夜話。室外,天寒地凍。室內,冬凌茶的清香彌漫在空氣中。嗑瓜子,烤花生,吃爆米花……有冬凌茶潤喉,還怕上火嗎?

  走南闖北的客人,若是有機會來到濟源,一定會對房間里配備的冬凌茶產生興趣。那是由冬凌草的莖葉經炮制制成的袋裝茶。

  雖然這冬凌茶并不像龍井、普洱、毛尖、鐵觀音、碧螺春等名茶那樣廣為人知,但是你只要呷上一口,慢慢地品,那留在舌尖上的獨特味道定會給你留下深刻的印象。若是這冬凌茶恰巧驅走了你連日來郁積于喉頭的燥熱,緩解了你微微脹痛的額頭,那么你與這茶很可能就結下不解之緣了。

  多年來,每每走親訪友,家鄉的冬凌茶、冬凌草含片總是我的首選禮品。雖然包裝略顯簡單,口感微微發苦,但是我覺得那正代表了太行、王屋二山樸素、執著的本色。而近年,引進先進的制茶工藝,冬凌茶如深山俊鳥,美得都讓我認不出來了。

  人們曾擔心大規模地采摘會造成冬凌草的枯竭,但這個問題早已被勤勞聰慧的愚公后代解決了。

  在一個叫棗廟的小山村,布谷鳥還在空中傻傻地叫著“割麥種谷”,卻不知這里早就不種小麥、谷子了。那高高低低的成片山地里,全是已收割過頭茬的冬凌草植株。

  老支書指著一片掛滿青果的核桃林,笑瞇瞇地說:“這核桃樹下種的也是冬凌草,沒收割時,林子里,上下都碧青碧青的,你不知道那有多好看!”他說,目前以棗廟村為原點,輻射周邊10余個村莊,冬凌草種植面積已有5000余畝,每年能收割兩茬,年產值1500余萬元,現已成為全國最大的冬凌草標準化生產園區。

  難以想象,小小一株草,竟像被施了魔法般,在貧瘠的土地上蓬勃生長。當我接著來到坡池村,看到千余畝的羅洼梯田里那錯落有致的尚未收割的冬凌草時,心湖也似這碧波,一層一層蕩漾開來。

  絳珠仙草報恩,冬凌仙草施惠。

  過慣了苦日子的冬凌草,如今在相對平坦的土地上安了家,應該很快適應了吧?

  唯愿這株仙草,能永久地恩澤于家鄉這片土地,恩澤于世人,苦味長存,香氣永溢。(王榮香)



    濟源網推薦閱讀

  • 示范區考察團到伊利集團考察對接

    雙方希望攜手共進,充分發揮濟源資源優勢,有效破除發展瓶頸,推動濟源伊利乳業進一步擴大產能、增加效益,不斷做大做強

    2020-07-17
  • 石迎軍:做好產業扶貧就業扶貧 持續鞏固脫貧成果

    7月16日,示范區管委會主任、市長石迎軍深入山區調研脫貧攻堅工作,要求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扶貧工作的重要論述,扎實做好產業扶貧和就業扶貧,持續鞏固脫貧成果,努力讓群眾更滿意。

    2020-07-17
  • 濟源網

    40天“加長版”三伏天來了 7月16日,今年的三伏天正式到來。俗話說:熱在三伏,冷在三九。三伏天處于小暑和大暑之間,是一年中氣溫最高且又潮濕、悶熱的日子。今年的三伏天,延續了去年的“加長版”,7月16日入伏,8月25日出伏,共40天。 2020-07-17

  • 濟源“愛心母嬰室”日漸齊全溫馨

    一個城市的文明,不僅體現在干凈整潔的環境、文明守禮的風尚,還體現在能給予人溫暖的人文關懷。一間占地不大的母嬰室,就是“關懷”的體現。

    2020-07-17
  • “遇到這樣的老師,我不想畢業”

    7月14日,中考前一天,沁園中學九年級19班的教室里,英語老師兼班主任翟靜華正站在講臺上分發她為學生準備的貼心“禮物”,并且反復強調考試的注意事項。拿到老師的“禮物”后,有的同學笑了,有的同學卻哭了。

    2020-07-17
回頂部
日本一本二本三区免费